第一百三十七章:靠山(第四更求月票)

作品:《庶子风流

    陈蓉这么精明的人,今日却不知是不是因为兴奋的过了头,居然没有听出叶春秋的弦外之音,兴奋的道:“好,好,好,这是一定的,一定的。”

    叶春秋与他拜别,心里禁不住想,这人是逗比吧,还是我刚才的话有点逗比?

    到舅父家中,天色已经很晚,原以为这时候舅父舅母已经睡了,谁料居然还掌着灯,舅母给叶春秋打了水让他洗漱,一面道:“听说今日有生员在闹事,春秋,你是不是参与了?”

    叶春秋忙道:“没有呢,今日学正大人让我去训导。”

    舅母就放心了,反正这时代的妇人,大抵都是只要听到夫子、提学、教谕、学正字眼便眼中放光的,大抵是因为觉得很了不起的意思,而能和学正大人谈笑风生,说明春秋也很了不起。

    舅母而今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寻左右的邻居,也没兴致去吹嘘什么同济堂生意好不好,只说自己外甥是案首,响当当的小三元,凭着这个,总能收获到许多的啧啧称赞,就连平时跟左邻右舍借一些油盐酱醋,都方便一些。

    现在春秋没有母亲,娘家人只剩下这个舅父和舅母,舅母一直觉得自己对于叶春秋来说顶重要的。

    当然,叶春秋也将这一家子当做是自己很亲近的家人。

    等洗漱完了,虽然惦记着还没吃晚饭,可是困意袭来,叶春秋实在吃不消了,这一夜连字都没有练,便房睡去。

    有人在呼呼大睡,却也有人无论如何都睡不踏实。

    赵嫣儿已是如丧家之犬一般的从衙里被赶了出来,她心里是又惊又怒,按照她的预计,这知府大人不应当如此啊,可是偏偏,赵知府却是不留任何的情面。

    秦淮楼是不必去了,眼下事情还没解决呢,她思来想去,叫人备了一顶藤轿,便匆匆地赶往靠着鄞水的一处幽静宅院,这宅院外表看去平淡无奇,可是等她磕了门,门子把门开了,她踏入宅院之中,里头的堂皇便足以让人咋舌,乃至于那影壁,竟也是用上好的瓷砖,绕过了影壁,便是数不清的花草和两侧雕梁画栋的建筑,门子引她进了一处房里,前头是屏风,里头隐隐约约有人坐在灯台下看书。

    赵嫣儿再也止不住泪,款款拜倒在地:“公子,秦淮楼完了,公子想必已经知道了消息吧,那叶春秋带着读书人砸了秦淮楼,知府大人知府大人又对他偏袒,且不说这秦淮楼巨大的损失,只怕要修复起来,少说也需数千贯,可是此事传出去,谁还敢去秦淮楼公子求公子搭救,公子要碾死那叶春秋,就像碾死蚂蚁一样容易,公子在杭州的”

    此时,屏风里的人影有了动作,像是放下了书,声音却是显得出奇平静:“你说完了吗?”

    “说说完了。”赵嫣儿吓得大气不敢出,只是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

    ‘公子’徐徐道:“哦,既然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走?”赵嫣儿顿时花容失色,平时秦淮楼绝大多数的进项,可都是送到了这个宅子的主人手里的啊,不是一开始就说了,所有的关节都打通了,不会有任何麻烦,也不是说好了,这宅子的主人手可通天,公子的父亲,在杭州为官,便是在南京,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吗?这就这样打发自己走?

    赵嫣儿的心里当然是不甘的,声音里多了幽怨:“公子”

    ‘公子’却是打断了赵嫣儿的话,淡淡地道:“还有,从今儿起,你赵嫣儿和这里再也没有任何的相干,明白了吗?”

    赵嫣儿惊得瞪大了眼睛,咬着牙道:“这这秦淮楼,是我娘传给奴的,她一辈子的心血都花在秦淮楼里”

    屏风之后的人却是笑了,这种笑容中带着慵懒,但更多的是不屑,接着道:“你来,近前来。”

    赵嫣儿巍巍颤颤地站起来,浑身抖得更厉害,只好绕过了屏风。

    过不多时,那屏风后传出窸窸窣窣的响动,赵嫣儿焦急而惊慌地道:“公子,不可不可奴奴是石女奴公子若是喜欢,秦淮楼里的臻臻”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声自屏风后传来,接着赵嫣儿衣衫不整地捂着被打红的脸从屏风后出来,而屏风里的公子冷冷的声音传出:“贱婢,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滚,从此以后,不可再和这里有任何牵连,如若不然”

    后头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

    赵嫣儿咬着唇,满是狼狈的泪如雨下,却还是不肯走:“可是”

    公子发出狞笑:“事到如今,你这蠢货还不明白?此事已经闹大了,已经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接下来,便是杭州、南京的诸公都会耳闻,这件事会成为江南士林未来半月的谈资,呵秦淮楼完了,你也已经完了,可是你要明白,你们是你们的事,和这里的人不相干,你自行谋生吧,若是再敢来,你莫要忘了,你的母亲可还在杭州养病,她是个老鸨子,却是作孽生了你,你嘛,呵”

    赵嫣儿陡然明白,自己已经成为了弃子,自己拼了命的将挣来的钱送来这里,换来的绝不可能是休戚与共,不过是大难临头各自飞而已。

    她整了整衣衫,用身上的长袖掩盖了自己露出来的一截,突然抬起头来,朝着屏风后轻蔑的看了一眼,而后她旋过身,外间冷风习习,踏着月色,她尽量使自己挺直了腰肢和香肩碎步消失在夜幕之中。

    那屏风后,传出郎朗的读书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义以为质,礼以为行”

    老虎自我觉得还是满勤奋的,每天即使码字码得腰骨发痛,却还是逼着自己坚持,可是月票太不给力了,跟老虎的勤奋一比,那是很大的反差呀,这多伤人心呀!

    《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