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看书啦庶子风流 > 第一百九十九章:稀罕(第六更)
    等到了提学都督府,郑夫人似乎对于今日的复诊颇为期待,像她这样的女人,在做姑娘的时候,就一直躲在闺阁里十几年不出来,好不容易嫁了人,女人要讲究三从四德,也不能逾礼,抛头露面的事,是万万不可的。

    女人在这个时代只属于从属,叶春秋越是融入这个时代,就越有很深的感受,想想看,那北宋的清明上河图,所绘制的八百多个人之中,画中热闹的街市上,也不过出现了四个女人而已,其中一个舞姬,一个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还有一个,乃是带着斗笠看不见面容,被丈夫领着的骑驴女子,北宋的时候,理学还没有真正昌盛,对于女子的禁锢也不至于南宋和明朝这样变态,可即便如此,依旧是满大街的男人,叶春秋所遇到的情况大抵也都是如此,一般在街上遇到女人,要嘛这个女子是赵嫣儿这样的烟花女子,再有可能,就只是一群老太太了,若是女子要出门,往往是被捂得严严实实,至少需要丈夫陪同,面上要带着面纱,不能让人轻易看到容貌。又或者坐着马车,马车里密不透风。

    那种历史电视剧中的所谓的艳遇,那是绝无可能的,这也是为何明清的小说里,所谓的男女爱情故事,往往不会出现在街市上,大多是表哥和表妹的故事。

    不是特么作者们满脑子想的是近亲繁殖,特么的除了亲戚,根本无从下手啊。

    叶春秋看着那辆小车,还有几个随行嬷嬷,甚至还有一个差役,这个阵仗,大宗师难道是打算让师母上阵杀敌吗?

    好,他也只是在心里笑笑,和师母打了招呼,便在前头引路,师母是医堂的第一个顾客,万万怠慢不得,这个行业,眼下只能靠着口碑来积攒人气了。

    待到了西子湖畔,这儿的门槛和台阶都已经撤了,因而到了这儿不必下车,而是直接可进入庭院之中,里头专门设置了开阔处,负责停车,那随行的差役已经被挡在了外头,只好在外头守着,叶春秋早已言明,往后营业时间,自己不会进来,今日只是陪师母来一趟。

    郑夫人这时便已下了车,抬头一看,眼前所见,恰是一个典型的杭州园林,很是幽静,这儿倒是有不少人,可是除了叶春秋,竟看不到一个男子。

    这让郑夫人心里不由稍安,假若突然冒出什么陌生的男子来,以眼下的礼教甚严,便是教人触碰了肌肤,也有女子上吊的事发生,就这,官府还大肆宣扬呢,仿佛被陌生的男子触碰到了,唯有寻死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似的,朝廷对这样的女子,往往都会鼓励,甚至会颁发贞节牌坊,这便是女四所说的烈女。

    叶春秋脸带微笑地指着其中的一处阁楼,恭敬地道:“那儿便是女医堂,师母请。”

    沿途的所有女学徒,见了郑夫人,都是很有礼仪地屈身行礼,郑夫人觉得很放松,便挪了莲步,由叶春秋领着进了女医堂,这里的医堂和其他的医堂没什么不同,不过郑夫人却显得很好奇,她刚刚坐下,那曼玉便轻盈地走过来,手里居然拿着竹简和笔,轻轻地道:“敢问夫人高姓大名。”

    郑夫人觉得很是新鲜,正待要问叶春秋,叶春秋便道:“这叫建档,看病往往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若是小病倒也罢了,可若是大病,隔三差五要来复诊,每日都问师母此前用了什么药,病情如何,哪里有疼痛,或者病情是否纾解,岂不是给师母添了麻烦?师母往后每次来,都会在这档上记录下师母的病情,门下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师母莫怪,譬如师母若是下次得了别的病,却恰好与现在的病相冲,若是大夫们不知道,这药就可能不对症了,这样做,是让医堂对师母的身子有一定的掌握,如此一来,但凡有个什么头昏脑热,或是长期的疾病,大夫们只需寻到师母的档,就可一目了然,这样不但可以防止误诊,也给师母ti gong方便。”

    所谓的建档,某种程度也是绑定病人的手段,你既然来了这儿,再去寻其他的大夫,又不免要重新望问切问,而且也使郑夫人可以省心一些。

    郑夫人抿嘴笑起来,便说了自己的姓名和年龄,曼玉便笑嘻嘻的道:“那么就请夫人到里屋接受检查,嗯,不必担心的。”

    因为是女子,郑夫人倒也放心,进了里头的一个屋子,曼玉还没有学会医术,不过叶春秋却是定制了标准化的检查流程,比如把脉,规定一定时间内脉动了多少下,而后记录起来,之后便是问诊,月经如何,可有白带之类,也都纷纷记下,若是有部位疼痛,还需在痛处揉一揉、按一按,这些都是要记录在案,而后再转手送出去,让住在大宅院外的那位张大夫根据病情,确定病情如何,再下药方子,最后送这里的药房取药,等到郑夫人检查完,闲坐了一些时候,就可以直接取药家了。

    在这里,几乎每一个步骤都有一个流程,有专门负责检查的,专门进行确诊的,专门捡药,甚至是煎药的,还有专门的账房,病人进来,如郑夫人这样,检查完了,就不必费心思了,若是她很急着家,自然还要专门派人送了药去她的府上,可若是不急,这儿也有装饰一新的小厅,有人专门负责斟茶递水。

    当然在这座大宅子里,叶春秋还有一个更稀罕的地方。

    郑夫人喝了几口茶,歇了歇,一旁的叶春秋便趁机道:“师母不妨在这里走一走如何?嗯,前头是一处成衣铺,再过去还有胭脂水粉的小店,首饰店也有。”

    啊

    郑夫人显得有些陌生。

    虽然她这辈子都和胭脂水粉都和衣裙乃至于金银首饰打交道,可是对于去这样的店铺,却是很陌生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北京赛车pk10计划软件那个好用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特码主 免费时时彩软件下载 江西11选5任8追号技巧 燕赵风采20选5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三软件一定牛计划 26选5在线过滤 手机五星炸金花技巧,哪个炸金花app靠谱,快乐炸金花游戏币 双色球开奖结果走势图,湖北快三走势图,浙江大乐透走势图2,双色球走势图,吉林11选5走势图 中国体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