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庶子风流 > 第三百二十章:彩头(第七更)

天天钻极速28在线预测|第三百二十章:彩头(第七更)

本文来源:http://www.jrfgm.com.cn/a/cms.siteserver.cn/

幸运28杀组合www.jrfgm.com.cn,但如果吞下去的是大的鱼刺,一定要赶快去医院就诊。专家告诉笔者,“有时,即便抢救及时、手术成功,也会对脑部造成一定的影响,术后的致残率也较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a/最快更新!无广告!

    鹿鸣先生在心里冷哼,眼里却是闪过得意之色。

    无妨,反正出题的是老夫,到时且看叶春秋如何丢丑就行了。

    鸣鹿先生眼珠子一转,道:“既是文斗,总有个彩头才好,若是春秋输了,不妨就拜在老夫门下吧。哈哈你倒是颇有几分资质,老夫若是悉心调教,或许能有所成。”

    叶春秋听着要吐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不过他却一口答应下来:“那么先生若是输了呢?”

    鹿鸣先生愣了一下,目露凶光:“老夫岂会输?”

    这人的脸皮,几乎已有八尺厚了,叶春秋便叹口气道:“既然先生不会输,那么立下赌约也无妨,诚如先生所言,总要有个彩头才好,财帛乃是身外之物,若是先生输了,不妨就我做的门下走狗好了。”

    所谓门下走狗,本是出自北宋时期,那堂堂宰辅王黼为了讨好宫中的宦官,竟跑去恬不知耻的称呼那阉宦为恩府先生,因而被人笑作是门下走狗,所谓门下,则是门生或者是徒弟的意思,走狗,几乎等同于是骂人了。

    鹿鸣先生若是输了,就成了叶春秋的门下,而这时代的师生关系,断然是疏忽不得的,师生有若是父子的关系,忤逆恩师和违抗君父同样是不可原谅的事。

    他这么大的年纪,却拜叶春秋为师,只怕少不得要声名狼藉,蓄养了多年的名望,怕是一夜之间便要化为乌有了。

    眼看着叶春秋不是说笑,鹿鸣先生老脸抽搐一下,咬咬牙:“一言为定。”心里却冷笑,若是让你出题,老夫还真有点忌惮,可是既是老夫出题,呵呵老夫胜券在握,且看你这小小后生张狂到几时。

    叶春秋嫌不放心的样子,便朝王华作揖,道:“后日能否劳烦大人做个中人,也免得这人耍赖。”

    王华目瞪口呆,鹿鸣先生乃是名震杭州的名士,他怎么可能会耍赖,叶春秋说这样的话,分明是不相信鹿鸣先生的人品。

    不过王华也不知叶春秋哪里来的自信,他不希望叶春秋掺和进这样的纷争之中,在他看来,叶春秋既是读书人,好生的kǎo shi就是,大好的前程就在眼前,若是一着不慎,被这鹿鸣先生坑了,岂不是糟糕?

    何况还是鹿鸣先生出题?

    他皱起眉头,当着叶春秋的面,他不能拒绝,叶春秋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若是连这个人情都不给,不免显得人情凉薄,他只好道:“春秋。你可想清楚了?”

    叶春秋很是笃定:“学生想清楚了。”

    看着架势,似乎王公也要出面,鹿鸣先生心里大喜,他正想搏名,叶家父子是新近冒头的名人,也不似王公那样身份尊贵,说穿了就是好欺负而已若是王公也肯出面,虽然只是裁判或者是中人,却也足够吸引人的眼球,一旦自己赢了,又可扬名立万,使天下人都晓得自己的文采。

    他忙道:“老夫也已想清楚了,若是王公肯出面,就再好不过。”

    王华显得无奈,只好道:“好吧,就如此。”

    那鹿鸣先生大喜过望,便朝叶春秋呵呵干笑一声道:“春秋啊,后日记得带束?来。”

    让叶春秋带束?,就是准备输了乖乖拜师的意思,这是说叶春秋必输无疑。

    叶春秋抿抿嘴只是莞尔一笑,不愿和他做口舌之争。

    鹿鸣先生淡淡一笑,便告辞而去。

    等这鹿鸣先生一走,王华不禁忧心忡忡起来,叶春秋道:“大人要不要下棋?”

    王华今儿很难得的摇头:“你倒是能清闲,这鹿鸣先生的文章和诗词,老夫也是看过的,他固然并非如你这般是才思敏捷之人,却也堪称大儒,学问之精深,在杭州也可算是一流,何况你竟他出题,如何胜的了他,春秋,年轻人不可自负,更不能使自己身上留有污点,哎”

    多日的接触,王华对叶春秋已有了几分喜爱,现在见他要作死,不免茶饭不思起来。

    反而是叶春秋道:“大人教诲的是,不过鹿鸣先生既要和家父文斗,我这做儿子的岂可无动于衷,他要和我父亲比,先过我这一关。”

    王华哂然失笑,也能体会到叶春秋的孝心,只好呷了口茶,道:“老夫给你做这个中人,你好自为之吧。”

    叶春秋颌首,见他没兴趣下棋了,便抱手辞出。

    叶春秋一走,耳房里的王xiǎo jiě却是款款而出,儿子们都各奔了前程,王华膝下只有这么一女,再加上此前的大病,王xiǎo jiě对王华更不放心,她此刻面容上露出忧心,那双美眸微微一垂,被长长的睫毛所覆盖,不禁道:“爹,这春秋胜的了吗?”

    王华叹口气,捋须道:“别看他信心十足,可是老夫所预计,若只是单纯文斗,春秋有五成的胜算,只不过他毕竟年轻气盛,却被那鹿鸣先生激将了一下,却是那鹿鸣先生出题,如此一来,春秋的胜算,只怕不过一成。”

    不过一成

    王xiǎo jiě微愕:“这么说来,春秋是势必要拜那鹿鸣先生为师了,这会有什么坏处吗?”

    王华皱眉:“若只是拜入门下,倒是无妨,只是这鹿鸣先生看上去心术不正,若是将来真拜入他的门下,他打着春秋的名义去招摇撞骗,又或者利用春秋”

    王华摇摇头,师生犹如父子啊,这可不是传说中的宗师或者是座师,而是实实在在的师生,鸣鹿先生求名心切,利益熏心之下,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可若是将来叶春秋若是忤逆他,便是欺师灭祖,必定要遭人唾弃的。

    王xiǎo jiě却是沉吟一下:“若是叶春秋已有了恩师呢?”

    王华不禁道:“已有恩师,若是如此,既然有了赌约,只怕”猛然,他明白了什么,一下子明白了女儿的心意:“你是说,老夫是他的恩师若是如此,他即便输了,那鸣鹿先生怎好夺人所好,老夫毕竟是帝师,是吏部书,只怕他也不敢得罪老夫,非要完成这个赌约吧!”

    未完待续。
看书啦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内蒙古快3开奖直播 十三水技巧 羽毛球场地大小 双色球中奖新闻 广东时时彩几点开盘
重庆时时彩五星1胆公式 广东十一选五在线开奖 黑龙江22选5走势 江西快3走势图今天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