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看书啦庶子风流 > 第九百八十三章:厚待(第六更)
    钱谦并不急着去,看了叶春秋一眼,叹了一声,接着道:“其实你的问题,根本就在于,本就掌着兵,已经让人诟病,却又敢在京师调兵遣将,还杀了天子亲军,破了都御史的门,你想想看,这是何其严重的事?历朝历代,这样的事,都是杀头的大罪啊,哎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大抵就是如此吧,你别笑话我,我是粗人,可能有些话,词不达意,你莫要笑话。”

    叶春秋理解地对他点头,很认真地道;“你放心就是,无妨的,明日御审,我有我的办法。”

    和钱谦说了几句闲话,这些时日,钱谦的日子其实也并不好过,显然刘瑾掌了厂卫后,他这锦衣卫中的大红人也开始被挤到了一边,名为入宫站班,看上去很优渥,却等于是高高挂起。

    眼看着时候差不多了,该叮嘱的话都叮嘱了,钱谦也只好起身告辞离开。

    叶春秋反而是气定神闲,好好地休息了一天。

    次日清早,没想到英国公张懋竟是亲自过来了,他穿着朝服,神情不怒自威,却是给叶春秋带来了国公的蟒服,道:“镇国公,请立即换衣,便随老夫入宫吧。”

    叶春秋颌首,英国公待自己很不错,这令叶春秋心里更加踏实,于是他更衣,整理了一番仪容,便随这张懋出了中军都督府。

    囚车的待遇显然是没有的,马车倒是早已备着,一前一后,两辆仙鹤车,也不见什么卫兵之类,显然张懋愿意为叶春秋背,绝不担心会有叶春秋潜逃之举。

    自然可以想象,若是这件事传到了一些有心人的耳朵里,只怕某些和叶春秋不对付的人,少不得对这位偏帮叶春秋的张懋有些意见了。

    张懋历经三朝,几乎从未和人生怨,这一次却如此偏袒,颇有些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待到了午门,午门不远的御道,早已一长溜地排满了仙鹤车,蔚为壮观。

    叶春秋刚刚下车,那英国公张懋已到了车门前,朝叶春秋道:“随老夫进去,不可与人随意招呼。”

    叶春秋颌首。

    二人一前一后,到了午门外,此时早有不少人在此等候了,众人看着叶春秋,再看一旁同样穿着蟒服的张懋。

    外间都有传言,说是英国公对镇国公多有关照,叶春秋这些日子随是被囚禁在中军都督府,过的却是吃香喝辣的日子,这些事虽只是流言蜚语,不可尽信,可是现在见叶春秋一身得体,面上有光的样子,也不由得不信了。

    紧接着,午门大开,众人鱼贯而入,既是御审,自然有人专门负责,而此次负责御审的人很有意思,竟是朱厚照。

    朱厚照早已穿着冕服在此等候,昨夜他琢磨了一宿,想了许多为叶春秋开脱的措辞。

    而刘瑾显然也早已来了,这些日子,他已成了众矢之的,某种程度来说,他是支持朱厚照亲自审问的。

    理由很简单,陛下对叶春秋越是偏袒,越多人看到叶春秋犯下如此弥天大罪,依然还被如此包庇,心里会怎样想?

    只怕有不少人会义愤填膺吧,何况这场戏,根本就不是做给别人看的,重点是给宗室们看的。

    宗室们的担忧,刘瑾怎会不知道?大明是宗室的大锅饭,社稷在,宗室们才有饭吃。

    现在一个叶春秋掌着兵马就在京师,而且还是一个胆大包天之徒,谁知道他会不会在哪天反了呢?

    镇国新军的实力,在宁夏之战已经有了见证,这若是真的反了,天知道后果会是什么?

    现在若是看到朱厚照如此包庇叶春秋,多半周王殿下就是会率先火冒三丈的那个吧,若是不弄死这样的‘权臣’,周王在开封,怎么睡得着觉?

    这位在宗室之中年岁最长,且德高望重的藩王,何况又是当今陛下的亲伯父,他若是开了口,到时宗室必定响应,陛下这儿,只怕必定是吃不消了。

    宗室就是如此,只要不谋反,就是真正的皇亲国戚,若是为了江山社稷有所打算,真要说了什么话出来,谁也不敢忽视。

    何况周王的性子,刘瑾是略有耳闻的,那位之素有贤王美称的周王,完全属于那种真正忧国忧民,极有担当的人。

    众臣入殿,几个入朝的亲王、郡王以周王朱睦肝祝驹诹饲傲校撕蟊闶悄诟蟠蟪加爰父龉僦笫歉鞑坎刻谩

    众人分班站定,接着便有宦官道:“宣镇国公叶春秋入殿。”

    叶春秋徐徐入殿,他菜迈入殿中,便已成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而此时,朱厚照远远地眺望着他,脸上带着忧色。

    这几日,因为忧心于叶春秋,朱厚照的心情都很糟糕,可是,当见到叶春秋竟是红光满面的时候,就不由有点意外了,却还是咳嗽了一声,等叶春秋行了大礼,道:“罪臣叶春秋,见过陛下。”

    朱厚照便道:“且给叶春秋赐坐吧。”

    赐坐也是情理之中,属于天子对臣子的优待,既然是御审,在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叶春秋至少还属于清白之身,这倒没什么。

    只是,殿中诸人,还是觉得天子有些过份了,这么多人都站着呢,你却给戴罪之臣赐坐?这不免有点厚此薄彼了吧。

    好在也没有什么人诟病什么,反正陛下的性子,大家也是熟知的了,大抵也只有刚刚入朝的周王人等眉头皱了皱而已。

    可是

    当几个宦官气喘吁吁地搬了个大沙发来的时候,满殿人的眼睛都有些直了。

    赐坐原来是这样的坐法?

    细细看去,只见那大沙发由真皮打制,两边是楠木的木质手柄,下头十六跟弹簧承托,又铺有棉絮之类所谓软垫,宽大厚实,啪嗒一声,几个搬动的宦官累得几乎直不腰来,才将这沙发往殿中一放,满朝的文武,都不约而同地有一种揪心的疼。

    叶春秋再一次体验了一万头草泥马在心头奔过的痛感陛下,你这绝对是坑我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福彩3d2008年数据下载 铁杆国际娱乐城会员注册★嘉华国际娱乐平台★乐众国际娱乐平台 十一运夺金走势计划☆十一运夺金任选二攻略计划☆十一运夺金今天计划☆十一运夺金前二直选 新疆时时彩没出的号 满堂红娱乐彩票
天天彩选4上海开奖公告 快乐彩历史开奖号码 怎么开彩票站 山西快乐十分最近100期 北京时时彩赛车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