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三章:一份特别的圣旨(第七更)

作品:《庶子风流

    既然与内阁还有小皇帝深谈后商议出了一个大家满意的dá àn,叶春秋便觉得没有必要再故意一直躲在镇国新军大营里了。

    记挂着妻子越来越重的身子,所以从宫中出来后,叶春秋便直接了叶府,陪陪多日不见的王静初。

    只是没想到,在家中只是待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清晨,便有吏部的官员来到叶府,而且带来了敕命。

    叶春秋不禁有些奇怪,按理来说,若是镇国府兴建水师的旨意,叫诏,也理应是在镇国府宣读。

    因为这份诏,是给镇国府的,虽然作为镇国公的叶春秋负责接旨,可朝廷的规矩十分繁杂,这又不得不说起叶春秋的本业了,毕竟是待诏翰林出身,所以对于这里头的门道实在太清楚不过了。

    可现在看来,似乎又不太对劲,因为这旨意显然是传给自己私人的敕命。

    敕命和诏命,是有本质区别的!

    只是现在管他呢,先接了再说。

    叶春秋让叶东吩咐人在中门摆了香案,穿了蟒袍,接着便领着一家老小前来接旨。

    连那二叔叶松也来了,他和其他人不同,毕竟是第一次听到圣旨这东西,这玩意在以往,距离他实在过于遥远了,所以此时他远不如府里的其他人那样平静,他跟在后头,皇城惶恐地一起随叶春秋拜下。

    接着,便听那拿着圣旨的礼官道:“奉天承运皇帝,敕曰:佛郎机寇来袭天津卫,天津卫,京畿腹地者也,要冲之地,于是臣民不安,朝野不宁,兹有镇国公叶春秋,率军阻敌,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有功社稷,乃敕其为秦皇岛岛主,赐秦皇岛全境土地百三十里”

    这下子,叶春秋终于明白,为何这不是诏了,因为这是私相授与的敕命,意思就是,秦皇岛从此之后,姓叶的了。

    叶春秋带兵消灭佛郎机舰队的功劳,一直都没有去论,因为此事朝廷一直在焦头烂额,一时也顾忌不上,不过这确实是大功一件,本就该有所封赏的,现在倒好了,趁着建水师,一并将叶春秋敕为了秦皇岛岛主,镇国公秦皇岛岛主

    叶春秋怎么都还是觉得怪怪的,他知道,这一定是小皇帝的主意,也只有这么个‘历史发明家’,才喜欢鼓捣出各种乱七八糟的官职。

    某种程度,朱厚照确实创造了很多奇迹,各种乱七八糟地官职,他是他的首创,至于这秦皇岛岛主,似乎有那么点儿创新不足,不过却很直观,让人一望就知这是什么东西。

    叶春秋心里摇头,内阁几位学士,连这样的旨意都肯同意,这刘公、谢公为了给国库省钱,也是够拼的。

    或者说是债多不愁吧,反正朱厚照已经够胡闹了,到了这个份上,大抵他们的心思是,再让这小子胡闹一次吧。

    念到了这里,那礼官便像吃了苍蝇一样,期期艾艾,也不知该不该继续念下去,最终,他还是艰难地道:“正德六年六月,正德皇帝、万岛之王、威震四海都督大洋总兵官敕”

    “”

    叶春秋抬眸,有些不解地看向这礼官,这礼官也是无语地看着叶春秋。

    四目相对,二人俱都明白了。

    叶春秋赐了个秦皇岛岛主,嗯听着不太牛叉,也没什么创意。

    而小皇帝把创意留给了自己,他没了镇国公,也对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不太感兴趣了。

    小皇帝的性格犹如天气,阴晴多变,他现在对大海很有兴趣,然后他开始发明创造了,他的创造力很惊人,而且还颇有点儿玄幻色彩,多半,他已经在暖阁里,封了自己做万岛之王,又给自己加了一个‘威震四海都督大洋总兵官’。

    卧槽

    叶春秋几乎可以联想到,就在昨天夜里,朱厚照急不可耐地亲自手了一封给自己加官进爵的圣旨,然后火速让司礼监的刘瑾给自己盖印,多半这个时候,现在内宫十二监里,已经开始十万火急的制造新的金印甚至可能开始裁剪万岛之王的官衣,还有威震四海都督大洋总兵官大人的铠甲了。

    仔细一想,自己加了一个秦皇岛岛主,他自己却火速成了万岛之王,这家伙还真是一丁点亏都舍不得吃啊,自己虽得到了封土,已经算是优渥了,结果却是朱厚照的万分之一。

    听完这份敕命,叶春秋无奈地站了起来,向那礼官作揖道:“莫不是这敕命也掉了包,待诏房那儿,是不是又将敕命先去给陛下过目了?”

    这礼官哭笑不得,沉吟了老半天才道:“或许是吧。”

    谁知道呢,反正撞鬼了,他记得圣旨从待诏房那儿出来不是这样的,可是经过了通政司,就变了样子了,可问题就在于,这里头依然有加盖玉玺,算起来也是敕命吧。

    叶春秋便接过了圣旨,那礼官也没什么继续逗留的心思了,他急着去禀告呢。

    谁料就在此时,叶春秋叫住了他。

    他只好驻足眸,不解地看着叶春秋。

    叶春秋苦笑道:“还未恭喜呢。”

    这礼官便失笑,摇摇头,而后作揖道:“恭喜镇国公,恭喜秦皇岛岛主。”

    叶春秋忍俊不禁,也有板有眼地道:“哪里的话,叶某惭愧。”

    然后‘照例’寒暄两句,那礼官心不在焉,便火速地走了。

    人一走,一家老小便都围拢了过来,一个个红着眼睛,七嘴八舌地道:“秦皇岛在哪里?”

    “恭喜公爷。”

    “公爷公侯万代。”

    二叔叶松嚅嗫了一下,显得有些惭愧,差距啊只是今日,他却没想吐血的心思了,差距太大,连羡慕嫉妒恨的心都没有,只有高山仰止之心了。

    呼

    叶春秋耳边听着络绎不绝的道贺声,满是狐疑地看着圣旨下的落款‘万岛之王’、‘威震四海都督大洋总兵官’,他不由苦笑,旋即摇摇头,不知该哭好呢,还是该笑。

    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才会弄出这么一份不伦不类的东西来,第一种是疯子,第二种就是朱厚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