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庶子风流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风生水起
    事实证明,王羲之很有经商的天赋,自然,她能在不抛头露面之下,管理好整个女医堂,坐着这每年数十万两乃至上百万纹银的买卖,与叶家在朝中如日中天也有关系,可是叶春秋十分相信,若没了王羲之,估计女医堂早就混乱不堪了。

    此时,王羲之嫣然一笑,对叶春秋摇着头道:“是少爷夸奖了,不知夫人和公子可好?”

    她也不知,为何在这个时候问出了这些话,像是鬼使神差的,就问了出来,可是话一出口,便不由有些后悔了,显然这话问得有些唐突了。

    叶春秋倒像是没有太多的想法,从容朝她轻笑道:“噢,尚可。”

    只是这时候,显然不是他们二人寒暄的最好的时候,只听旁边已有人道:“公爷快进去吧,外头凉呢。”

    另一个人道:“公爷一路旅途劳顿,赶紧歇了。”

    许多人热络地拥簇着叶春秋朝着同济堂深处去,人影幢幢,叶春秋只得‘却之不恭’,徐步前走,他蓦然回头,哪里还见得到王羲之的身影?只是他努力搜寻,方才在人影中的间隙里,看到那娇柔的女子婷婷而立,驻足在清冷的廊下,并没有刻意去凑这个热闹。

    叶春秋想要回头叫她,奈何人潮汹涌,无法抵挡这热情,叶春秋只好收回目光,只是那一刹那间的一幕,那娇俏又带着几分苍白的面容,深深地留在他的脑海里。

    月色如钩,跟大家短暂地聚了一会,便被安排到了一个舒服的厢房里,许是真的疲累了,就算叶春秋心头还有许多的事,却还是很快地睡下了。

    到了次日清晨起来,邓健和钱谦还未醒,叶春秋便询问王羲之去了哪里,医堂的学徒道:“王xiǎo jiě呀,她回女医堂了,她可忙呢,每日要和许多人打交道,公爷是不知道,现在江南但凡是沾了胭脂水粉和衣帽之类的商贾,都不是男人管事了,大多都需家里的夫人或是xiǎo jiě出去谈买卖,王xiǎo jiě在女医堂,每日要见几十个这样的女眷,她有时可凶了……”

    叶春秋不由百感交织,一个从前待在闺房的xiǎo jiě,今日却是成了古代版的女强人,这里面必有不少的酸苦。

    只是听到这学徒后面所说的话,叶春秋又不禁哑然失笑,倒是颇为期待,在他的印象里,那个娇柔的女子,连说句话儿都是轻柔柔的,他不由好奇起王羲之凶起来的样子。

    只是今儿,叶春秋的行程已满,他在宁波耽搁不了几日,所以率先去了舅父家里。

    舅父已经置产,就在宁波的桥头,叶春秋一到,舅母便亲自出来,叶春秋拜谒了舅母,行了礼,舅母便笑着叫他喝茶,叶春秋不禁道:“孙欣哪儿去了?”

    舅母笑道:“现在拜了南京的一位大儒制艺,早就送去了南京,你舅父没有和你说吗?”

    叶春秋便道;“读书要紧,舅父在京师忙碌得很。”

    舅母便叹道:“我一直也想去京师,几次修书去,你舅父总是推脱,说什么太过忙碌,又说去了没什么意思,让我在此守家,春秋,我问你,你当着舅母,要说实话,他在外头到底养了几个狐媚子?”

    叶春秋错愕了一下,竟是说不出话来,汗颜道:“舅父不是这样的人吧。”

    虽然这样说,语气却不坚定。

    舅母便道:“若是正经人家的,纳回家来做妾也就是了,他却是遮遮掩掩的,莫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女子,你得好生看着,你舅父有时候可糊涂了,我在想,我是该去京师一趟,可不能任他在京师里逍遥自在。”

    叶春秋一时瞠目结舌,不知应好还是不应的好,老半天憋不出半句话。

    于是尴尬地应了几句,好不容易瞅了机会告辞,说是要回奉化老家一趟。

    舅母则道:“要去奉化,那可得赶紧,不可耽误了,到时我们便一道进京,你莫要通风报信,知道了吗?”

    叶春秋立即正色道:“舅母将我当什么人了?春秋不是这样的人!”

    舅母这才放下心,带着和善的笑脸送他出去。

    叶春秋坐上了马车,又回到了同济堂,邓健和钱谦都起了,正在里头转悠,一见叶春秋心急火燎地回来,钱谦道:“春秋不是去奉化了吗?”

    “有些事要办。”叶春秋匆匆寻到了账房,二人便尾随而来

    邓健在后头一脸奇怪地道:“什么事这样的急。”

    叶春秋已是铺开纸,道:“救命,家丑不可外扬。”

    说罢,草草写了一封书信,用火漆封好,火速让人送去了京师,一再嘱咐;“用快马送到镇国府的孙大掌柜那儿,半分不可怠慢。”

    完成这事,这才松口气,便又匆匆启程,前去奉化。

    到了宁波,是不能不回老宅的,也并非是锦衣还乡,实在是从前欠着太多的人情。

    先是抵达了奉化县里,叶春秋从仙鹤车上下来,门口的差役现在大抵只要看到仙鹤车,就晓得是非比寻常的人物,毕竟这种小地方,能坐仙鹤车的人,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可是当见到下车的事一身蟒服的叶春秋,愣了一下,才连忙跌跌撞撞地进去通报。

    这王县令正在衙门里审着案,听那差役低声在耳边嘀咕,不禁瞪大了眼睛,随即道:“为何此前无人通报?”

    “这……”

    王县令可一丁点也不敢怠慢,连忙起身,匆匆出去,正见叶春秋徐徐进来。

    王县令连忙行礼道:“下……”

    叶春秋却先一步作揖道:“见过宗师。”

    王县令不禁尴尬,便道:“哪里话,哪里话,快去后衙廨舍,哎呀……这……真是尊客。”

    叶春秋在京师可谓混得风生水起,奉化内外,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现在这叶春秋已成了奉化的名片,但凡有人提起奉化,大抵是说,是那镇国公的奉化。

    叶春秋却是摆手笑道:“学生只是过来拜谒,这一趟只是驻足几日,过几日就要回京,待会儿还要去拜谒几位叔父。”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看书啦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南国彩票论坛特区,南国彩票七星彩图规,南国特区彩票论坛,南国彩票论坛七星彩,河南国培计划 红虎精准三肖中特 七乐彩2013038 北京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北京pk10八码一期计划
北京赛车pk拾玩法 江苏快3技巧高手 江西时时彩是正规的吗 广东快乐10分中奖金额 黑龙江22选5 最高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