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庶子风流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大有蹊跷
    在关外的叶春秋着急,巴不得立马赶到京里,可此时在京师里,也早已争议不休了。

    当接到了奏疏,虽然并不管外朝事务的张太后,却不得不从丧子之痛中变得清醒了起来。

    张太后虽是女人,可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看这份奏疏,明面上没有任何问题,可是那一句没来由的早正君位,却引起了张太后的戒心。

    为何不是太子早正君位?说话的,只是一个小小御史,可是御史都是清流,是二甲进士,经义文章,信手捏来,是绝不可能在奏疏中犯这样的错误的。

    张太后猛地感觉到有些不太好的苗头,她再不迟疑,火速地让人将太子朱载叫到了近前来。

    朱载先是乖乖地向张太后行了礼,便幽幽地站在一边,那一场席卷了父皇坐船的风暴,让这小小的太子心里很是阴郁。

    “皇祖母,莫非有了父皇的消息了吗?”朱载抬头看着张太后,目中带着希望,关切地问道。

    张太后听到太子如此一问,眼中闪过哀色,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沉吟了很久很久,才张眼道:“或许,要叫大行皇帝了。”

    大行,便有驾崩的涵义。

    朱载听到那几个字,感到无比的刺耳,身躯一震,道:“一日不见尸首,如何算大行!”

    “不。”张太后的眼中闪出了几许泪光,却是极力地忍着心底里的哀伤,摇摇头道:“皇孙啊,而今……哀家比你更加悲痛,可是……在天下人的眼里,你的父皇已经是大行皇帝了。你的母后,还有哀家,便都只能将希望放在你的身上了,你才十一岁吧,十一岁,就该做一个男子汉了。”

    朱载一副木纳的样子,依旧还是不肯接受这件事。

    张太后看着朱载,终于忍不住垂泪道:“我们是孤儿寡母,事到如今,哀家心里没底,真的没有底,太子,这两日,你在詹事府,师傅们说了什么?”

    “师傅们没有来,都生病了。”朱载老实回答。

    方才还满心哀伤的张太后,猛地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的脸色一下子铁青了。

    师傅们怎么会没来?

    这些人本该和太子荣辱与共的啊,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莫说是病了,就算是还只有一口气,也该随时陪在太子身边,为太子出谋划策,教导太子在此时应该怎么做,对于外界的事,该如何回应。

    可现在……竟都病了?

    在这个敏感的时候,那些人如此所为,甚至如此的一致,不得不令张太后认为,这里头定有蹊跷,大有蹊跷,莫不是有人嗅到了风向,又或者……

    越是往深里想,张太后越是感到不安,她再坐不住了,豁然而起道:“你父皇在的时候,弘治先皇帝大行,刘健诸人,还有詹事府的诸官,几乎是日夜寸步不离的陪在你父皇身边,这个节骨眼上,最怕的就是生变,作为詹事府的大臣,怎么能舍弃太子呢,皇孙,要出事了,哀家估摸着要出事。”

    朱载皱着俊眉道:“孙儿也觉得奇怪,倒是只有詹事府的左春坊,叶良辰一直陪在孙儿的身边,他也显得很忧心。”

    “姓叶的?是叶春秋的亲戚?”

    “是,是叶春秋的堂兄弟。”

    猛地,张太后想起了一个人来,她顿时想起了什么,连忙道:“事情紧急,应该让你亚父出马了,哀家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太不同寻常了。让叶春秋立即带兵入京,带他的新军来。”

    朱载点头道:“亚父若在,事情必是顺利的。”

    张太后点头,却是带着几分犹豫,道:“不过这事儿还是问一问谷大用,谷大用是你父皇的奴婢,而今许多事都要仰仗着他,皇孙,你在外不要露什么声色,该说不该说的话,什么都不要说。可明白了吗?”

    朱载应道:“孙儿明白,只是……皇祖母也不必过于忧心,需保重身子。”

    “呵……”张太后深深地看了朱载一眼,目中露出了怜惜之色:“天大的事,哀家也会保重身子,因为这天若是塌下来,哀家还得撑着,哀家撑不了,让你的亚父来撑着。”说到这里,她又变得黯然起来:“只是可惜你的父皇……”

    她话说到一半,便顿住了。

    朱载心情郁郁的,便告辞而出。

    等朱载走了,张太后才想定了什么,叫人请了谷大用来,谷大用见了张太后,纳头便拜道:“奴婢见过娘娘。”

    张太后只冷冷地看着他道:“谷大用,外头可有什么消息?”

    “有,再过两日要开廷议,是内阁首辅大学士王华主持,显然是为了陛下的事,京中的百官都要参加……”

    “王华那儿怎么说?”

    谷大用疑虑地道:“王公什么都没有说。”

    “他是老狐狸。”张太后的脸色拉下来,随即又道:“他现在可能比哀家更担心。后日的廷议……不成,不能让大臣们自己议,要让太子去,不……哀家就在附近的殿中旁听,反正不能让人随时造次了,还有那钱谦,让他加紧宫中的卫戍,半分都不可懈怠了。”

    谷大用道:“是,奴婢知道了。”

    “还有,哀家预备召鲁王带兵入京,你怎么看的?”

    “带兵?”谷大用犹豫了一下,才道:“娘娘,奴婢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这带兵入关,可不是什么好事啊,一旦带兵入关了,若是……哎……又赶在这个时候,奴婢以为,娘娘眼下,谁都不可深信不疑,何况一旦带兵入关,势必造成群情汹汹,这岂不是摆明着告诉天下人,京里出了乱子吗?眼下这京里,有钱谦牢牢守卫着,京营那儿也没什么问题,何须带兵入关?即便是有一些大臣,可能有其他的想法,可是单靠他们,又有什么用?还有,太后只要下一道懿旨,眼下任何宗亲,都不得擅离藩地,违者死罪,想来也没有什么宗亲敢轻举妄动的,奴婢以为,这样大可不必,太小题大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安徽快三推荐号计划 梭哈计算软件,手机单机梭哈游戏下载,58w同城梭哈游戏,澳门赌场玩法梭哈 黑龙江十一选五,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十一选五,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彩票下载 香港马会六合彩
北京快三最大遗漏计划 辽宁35选7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21点整,21点零食,怎么玩21点才赢钱 十一运夺金胆拖怎么玩计划☆十一运夺金杀2号技巧计划☆十一运夺金奇偶遗漏计划☆十一运夺金选三技巧 北京赛车手机怎么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