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 凶手

作品:《世玺

    房门外没了声音,岳凌风将银针包裹抖开,拿出一根七寸针,刺入萧掩右手中指。

    只一下,萧掩便悠然转醒,接着咳嗽不断。

    岳凌风抱着臂看着他,神色满是难以置信的好奇。

    “你自己给自己喂的毒药吧?”

    萧掩勾唇一笑,但是他脸色苍白,人也十分虚弱,所以这一笑,竟然是十分惨淡的感觉。

    岳凌风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你对自己也太狠了。”

    萧掩有气无力道:“不然,阿蘅难以抉择。”

    所以这样,大家把目标都转移到他身上,董养浩总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还逼迫李蘅远跟他成亲。

    岳凌风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这可是断肠草,你们叫断肠草,我们马钱子,是巨毒,吃了真的会没命的,你不要命啊?”

    “有你,我怎么会,没命。”

    所以还怪他了。

    岳凌风道:“是啊,没有我,你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我可是你的福星。”

    又道:“不过下次,你不要再用这种方法了,万一我也救不活呢?”

    就是知道他能救活才这样做的。

    萧掩闭上眼,嘴角露出一抹满足的笑容。

    那也分明是胸有成足得意的笑。

    岳凌风心头一跳,他好像错过了什么。

    他突然低声道:“萧掩,你这次不是针对董养浩吧?”

    这么一件小事,萧掩也不至于拿命来开玩笑。

    所以萧掩另有目的。

    萧掩中毒是真的,不然他如何跟大家交代,难道要说为了阻止李蘅远嫁给董养浩闹着玩?

    他也不可能承认自己毒自己。

    岳凌风想通之后喃喃道:“既然有毒药,就一定要追究下毒的人。”

    而方才听李蘅远等人的意思,就是去找人了。

    李蘅远会找到谁?

    萧掩又嫁祸给了谁?

    “萧掩你这次的苦肉计,还是攻击战?”

    萧掩没有睁眼。

    因为肚子里绞痛难忍,折磨的他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但是他却从未有过的安心。

    断肠草毒药不是谁都能有的,阿耶一定知道谁有,能帮他报仇,他就再也不用受人威胁了。

    李蘅远和墨玉夜寒轩三人到了前庭的时候,见屋子外面已经围了一圈官兵。

    一想就知道是谁叫来的了。

    李蘅远心头松了一口气。

    她忽略的事,阿耶都想到了,所以她还是太幼稚。

    门口的守卫李蘅远不认得,但是谁都认得她。

    李蘅远只一抬手,那两个守卫就自动站到一边。

    在没靠近屋子的时候,他们三人就已经听屋里传来争吵声。

    “这分明是有人栽赃,贫道为何要毒害萧二郎。”

    “原因不便讲明,但是我李某人知道,这是断肠草的毒药,生与南方,咱们北地的普通人怎么会有,又怎么会知道?但是你们这些道士就不同了,什么毒药没见过,不是你又是谁。”

    “再者说,若不是你,你的怀里为什么藏断肠草的毒药?”

    “这毒药贫道时时刻刻带在身边,有又有什么好稀奇的。”

    “到我国公府驱邪除孽,道士却带了毒药,你说你没有心思害人,真是没人信啊”

    到了门口,这争执声越来越清晰。

    明显就是景云和阿耶的。

    李蘅远恍然大悟,萧掩天生有反骨,景云只要杀了他就后顾无忧了。

    所以萧掩天天担心,担心景云找他麻烦,因此都不敢对她好。

    这担心不是没由来的。

    这个道士实在可恶。

    李蘅远破门而入。

    就在这时,眼前突然窜上来一个黑影,接着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脖子处拔凉,身子也被人夹住了。

    李玉山在屋里大喊:“混账道士,你快放开我女儿。”

    李蘅远这时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景云就在门口不远处,他四面楚歌,无处逃脱,见她进来,手疾眼快挟持了她。

    而她身后的夜寒轩和墨玉谁都没来得及出手,屋里的人根本没想到她会来,就更防不胜防了。

    这是个倒霉的意外。

    景云挟持了李蘅远出了屋子,并对围过来的李玉山道:“贫道并没有给萧掩下毒,贫道是方外人士,怎能随意杀生?贫道想杀死萧掩,有很多办法,犯不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下毒。国公您现在替我澄清,还来得及。”

    李蘅远心想难怪景云和萧掩总是打口水仗也没有实质行动。

    原来道士不能随便杀人。

    那萧掩的毒

    景云在范阳也算是德高望重,不好惹,所以萧掩也不敢轻易动他吧?

    不过这次如果定实了萧掩是景云毒杀的,景云随意杀人就会身败名裂。

    不光是在范阳呆不下去,国公府要拿下他,百姓也不会有什么说法了。

    李蘅远心下一下子明亮。

    毒是萧掩自己下的,为了陷害景云。

    李蘅远想通这些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

    景云说完话后,她见父亲在思考。

    如果阿耶也起了怀疑的心思,这次不追究景云,那么景云就会一直缠着萧掩了。

    一边是人间的正义,就是不能撒谎,一边是萧掩。

    到底选择谁?

    再一次面对这样的选择。

    李蘅远毫不犹豫道;“阿耶,他说道士不可轻易杀人,那为何又挟持我,他为何带有凶器?”

    李蘅远清脆的声音使得院子里短暂一静。

    李玉山心疼女儿,吼道:“你这臭道士,还不放了阿蘅,不然老子追到天涯海角,也不放过你。”

    景云心想我此时放了李蘅远,那就会身陷囹圄,再无出头之日。

    他道:“既然国公不肯替贫道澄清,那就别怪贫道无礼,三小娘子借贫道一用,贫道确保安全自会放人,但是国公若是不依不饶的话,那就算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就别说道士了。”

    说完将李蘅远逼得死死的,带着他脚步点地,很快跑入无边的夜色。

    因为景云手中挟持的是李蘅远,大家就算心有余,也不敢轻举妄动。

    李玉山更是投鼠忌器,根本不敢让属下围堵。

    等人不见了,李玉山急的一挥手臂:“追。”

    这时候再追,怕是追不上,即便追上,不是也不敢行动吗?

    墨玉从方才景云的身手看,这人功夫不在他之下。

    便对李玉山道:“国公,请让属下和夜寒轩去。”

    李玉山大手一挥:“还不去。”

    夜寒轩脚上功夫无人能及,带着墨玉,二人也很快消失在夜空中。